3. 瞻前顧後
 3.12. 2006年底回顧[20061230]

 

2006年12月12日秋雨印刷(9929)因貸款予秋雨物流產生疑義,遭打入全額交割,總經理林耕然更因疑違反證交法遭檢方搜索及偵訊後交保候傳,18日宣佈辭去總經理職務,改由陳俊德接任,受股票列全額交割的衝擊,股價持續重挫至跌停4-5元。

從公開市場資訊截至第三季為止,秋雨印刷稅後盈餘約為負三千萬,到十一月為止累計營業額約為9億3千萬,較去年又低了14.41%;沈氏印刷十一月累計營業額是8億5千萬(-0.04%);花王印刷的十一月累計營業額是2億1千五百萬(-17.82%),三家印刷業上櫃公司只有沈氏印刷表現還好。

這是傳統大型印刷廠的實證,再不改弦易張,我想墜落是加速的!

花王印刷的營業額已經遠低於大部分的合版生產廠,雖然它是多年老廠,也上櫃多時。

2006年底還在搞新廠房、新CTP、新印刷機、新後加工的清一色都是合版印刷廠,例如中和中山路一帶,預計各合版廠最近幾個月內共將添加6-8台四色印刷機!

生產廠,雖然這些合版生產廠不少都是非傳統搞印刷出身的,甚至合版大廠白紗紙品的營業額應該也快逼近或超越印刷龍頭-----秋雨印刷的營業額了。

『傳統中型印刷』廠雖然沒有公開的財務報表,不過看看其設備投資與年底員工福利,有長進的已是鳳毛麟角。

製版廠已經走過它的顛峰時代,今年業務量已經萎縮不少,隨著快速變動的價值移轉,能再拖幾年已經很難說了;幾年前還夠大有價值的製版廠不信現今狀況之預言(行動版廠的預言與實踐),有的奮力投資,有的還以為只是一時的市場問題繼續拖延,不趁還有價值時趕快與上下游合併;我想時至今日已晚,2006年是製版的最終反轉點,接著只有一頭向下,而且是無重墜落。

這個情況並未停止,個人以為『傳統中型印刷廠』與『合版大盤商』將是跟著這列墜落的雲霄飛車後面的車廂,剩下只是時間問題,如『客戶之所在乃成功之所在[20061121]』所推論日前最急的是兩者合併後的火鳳凰變身,以免蹉跎時機到無可轉型時才想要轉型,否則2007或2008年底回顧時已經步入無重墜落者可能就是這兩者或之一了。

很清楚地,純印刷或純製版已漸不再獲市場青睬,製版已快成為印刷的買菜時送的蔥,目前印刷廠內的製版還可以是印刷的附加價值,但未來可能根本演變成隱藏性價值,因此難怪純製版廠的價值頓失;同樣地,如果客源因素比重加劇時,印刷廠也將如是;推測2007年起附蔥的印刷廠將成為新主流,雖然純製版混不下去,但是以製版當作服務的印刷廠卻可以據此來吸引與爭取客戶,沒有製版的印刷代工廠將相對辛苦一些,剩下的問題是是否能正確製版而已。

鑑往推來,我想往下來的成功模式之趨勢應該是更廣面式的上下游合併(不是整合),堅持專業分工的可能只有在相對Niche的市場上才能存活,問題是經濟緊迫的Niche市場將越來越少與越來越小。

另一方面『網路印刷』的建構仍然停滯不前,全程使用PDF(網路印刷的基礎)的情況還是極低;在印刷學術教學已結束、政府單位無能輔導、研究單位為自身存活團團轉時,面對未來不確定的市場鬥爭時,業者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因為即將來臨的是千載難逢的洗牌時機,若能乘勢座大就喜,萬一被搓掉則憂,面對2006年結束與2007年到來,印刷業者們應該不得不慎重地做些盤算吧。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