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瞻前顧後
 3.8. 系統的代價

系統』是一個很有趣且對若干目的很有用的名詞,對於供應者而言系統表面對外的意義是『有能力』、『能解決問題』、『服務』等的意涵,對內而言是『統包』、『獲利高』、『箝制客戶』等的意涵。

當然『系統』也不一定要向外購買,也是可以自行開發,為了擁有『系統』就要外購或是自行開發,二者都得付出適當的代價(畢竟沒有白吃的午餐)。

『系統』的代價有多高?舉例來說,研發與製作 IDF 戰機的費用遠高於直接購買同等級的戰機,因為製作戰機所需者眾,但可能只用一會兒,成本效益當然低。但是如果問題是世界上還沒有或是買不到,又需要戰機的話也就不得不花錢解決問題了。

『系統』的預估或是實際成本永遠不能使用實體的數學計算,也就是不能像買一令紙的錢乘以十就可以買十令紙,或是三台印刷機可以比一台印刷機快三倍等;在『系統』的領域裡很難用計量的方式評估其發展時程、成本,甚至是否會發展出或是會不會如人所意而成功!

我認為事前的系統分析可能決定了未來運算子的用法,不良的模式分析可能導致龐大繁複與高成本或是難以控制與再發展,也因為印刷業的產業規模太小難以有系統化的專業注視與投資,因此很難有理想化的系統分析作業,舉一個例子來說合版業的先驅者為合版業自己量身訂做了一套號稱獨一無二的『網路印刷線上訂單系統』,據宣稱花費了幾年時間與數百萬來發展;直到最近因為我們的工作夥伴也有這種類似需求,所以開始分析這個問題,拜良好的系統分析所賜,我們約只使用二個月與十萬元左右就建構出更進一步的系統了。

更好玩的是將對相同數量的操作要求佔用的頻寬與所需的系統效能估算都只需前者的十分之一而已,我表達的不是前者能力差,事實上我相信其程式碼應該也比我們的繁複與多很多,如此巨大的差異只是因為是否有如莊周所描述的『庖丁解牛』故事。

『庖丁解牛』的概念不只是用於開發發展系統,也包含『使用』或是『購買』系統上,例如戰機如果只是一昧因吹噓其引擎多好多強卻忘了武器配備或是導航、敵我識別等的考量話,未來可能要把坦克的大炮裝上戰機,飛慢一點看清楚才能彌補,聽起來好像很荒唐好笑的不可能發生,不過我到是看到不少公司購買的『系統』就是類似這樣,而且是越大的公司好像越容易發生。

註:『庖丁解牛』(莊子)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嚮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