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PDF的幻想
 20.5. 印刷的複製增生
印刷業受到被加工載體的重量與體積之限制,讓傳統的印刷廠之服務地理區域受到限制,其距離與物流成本成反比關係,加上時間的考量,在台灣一般印刷廠的主力服務覆蓋距離約半徑 10 公里以內,因此限制了印刷廠的可能大小。

另一個不利遠距離業務的因素是與客戶校稿與分色的即時服務問題。

沈氏印刷由中和搬到土城之後與客戶距離遠了,因此將部分印前拆解移到台北市杭州南路;中華彩色位於新店為了服務南港客戶,也是如此;秋雨印刷在林口,印前設於台北市東興街;這一切說明著印前需要靠近都會區的客戶群,但是龐大的印刷廠卻不能立足於都市核心內。另外的一個問題是倘若分離印前部門之後,通常其效益總是不盡理想,印前部門在本廠時,想說如果能就近服務客戶就好,所以移出去;搬出去之後去發現許多不便與成本升高而甩掉。

更何況是如果要服務更大範圍或是更密集服務時就更窒礙難行了,除非事另外直接建構一個完整包含印後、印刷、印前、業務等部門的複製事業體,但是不能複製的是優秀作業人員與不能提供有效率的產能與負載平衡。

追究此一原因,我的分析是:

  • 沒有完善良好的業務與資訊系統
  • 沒有完善的網路客服系統
  • 複雜與昂貴的印前系統與流程
  • 印前綁住 CTP 或是 CTF,無法脫離或分離
  • 主事者無認知或是決心重新分派各部門的工作與責任內容

所以我想理想的 PDF 作業的確可能可以解決上述的第三、四點,因此三四年前就放棄了綁住設備、綁住廠牌的系統,走向理想的 PDF 作業,因此我們成功的實驗調整出分離的台北市(排版中心)與中和(輸出部門)獨立工作單元,這樣的模式讓我們在上海事業啟動時,從台北看上海或是中和都是幾乎一樣的模式。

當我們與卡之屋合作時,也體認到合版業需要更大的業務空間,在過去合版業的分離增殖歷史上只有白紗紙業從台中到桃園複製是比較成功的,不過那是完整的整廠複製;卡之屋位於台北市京華城附近,不適合與不可能將印前、印刷與後加工重型裝備放置於台北市的商業區;倘若搬離發源地無異是如國父說的中了彩券後丟掉放彩券的扁擔的故事,一但將精銳服務人員撤到後方工廠,服務品質的下降必然流失客戶,反之就不利工廠的運作了。

導入相似的 PDF 作業後,我們映證了的確如 PDF 理想所承諾的它是同時跨地理區域與設備廠牌的,今天卡之屋的工廠位於中和,除網路而來的業務接單主要於台北。而此模式也建購足夠的信心與模式能夠於必要時隨時增加獨立的營業點與生產點。

最近 (2004/08) 也位於台北市的彩坊也因購置大型印刷機需擴大合版印刷業務而將整廠移到中和,不同的是因為不是 PDF 作業,所以前置與拼版人員也都將要移到中和,我想最值得觀察與對手趁虛而入的是台北僅剩的服務品質是否衰減而流失客戶了,就像沈氏印前的例子。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